排名推广 | 企业宣传 | | 加入桌面
资讯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娱乐资讯 » 正文

瑞银:中国目前尚未有货币化财政赤字的必要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5-29  浏览次数:0
核心提示:原标题:瑞银:中国目前尚未有货币化财政赤字的必要5月25日,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、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在
HG0088

原标题:瑞银:中国目前尚未有货币化财政赤字的必要

5月25日,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、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在瑞银两会专题媒体电话会议上表示,预测今年GDP实际增速为1.5%,同时,其估算今年财政刺激的整体规模可能是4.8万亿,达到GDP的4.8%。

针对近期市场热议的央行是否进行货币化财政赤字,瑞银方面认为,中国目前尚未有这方面的必要,而是可以用更宽松的货币政策来配合债券发行的上升。

政策定调重点为保基本盘

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没有提及具体的增长目标。“不管是世界经济还是疫情都有极大的不确定性,所以政府把目标主要定在保民生、保就业、脱贫等。”汪涛称,今年政府的政策定调首先仍然会有政策支持,而且刺激力度是加强的。第二,可能会更加的有针对性,力度也会有所把握,重点把最基本的盘,即经济主体、就业、民生和脱贫这方面保住。

“我们对今年GDP实际增速的预测是1.5%。”这意味着二季度环比比一季度有大幅的反弹,但是二季度同比增长可能仍然是略微低于零,汪涛表示,由于某些行业还没有完全恢复,二季度可能仍然有一点负增长。

同时,瑞银预计,三季度和四季度情况会继续好转,主要原因有两方面:一是其判断刺激政策会逐步发挥更大的效果;二是外部经济在二季度限行进入衰退之后,三季度外部经济环比增长也有所好转。

“所以三四季度我们预测经济会有5%到6%的同比增速,全年是1.5%。”汪涛强调,从3月至5月期间的数据来看,中国的经济复苏其实已经开始了,“因为进入疫情早,出来的也早,经济的复苏也相对提前,对于海外来说,应该对全球,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有一个稳定的作用。”

不过,汪涛也坦言,未来肯定还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,经济面临下行的风险,比如是否存在第二波疫情、世界其他国家能否有效控制、世界经济的复苏情况等。

目前尚未有货币化财政赤字的必要

当谈到财政刺激的力度和方向时,汪涛表示,其估算今年财政刺激的整体规模可能是4.8万亿,达到GDP的4.8%。汪涛进一步解释称,以专项债为例,去年政府的额度是发行2.15万亿,而今年是3.75万亿,差别是1.6万亿,“但是去年的2.15万亿其实是有盈余,另外今年还会用一些结转结余的资金来弥补空缺。”其表示。

在财政融资方面,央行的货币政策可以进行配合。针对近期市场热议的央行是否进行货币化财政赤字,瑞银方面认为,中国目前尚未有这方面的必要,而是可以用更宽松的货币政策来配合债券发行的上升。

瑞银方面分析预计,央行会继续增加流动性的供给。在降准方面,瑞银预测还有50个基点的降准空间;在降息方面,瑞银预计,未来中期借贷和央行的回购利率可能还会再下降20个基点,同时下半年可能还会降低存款基准利率25个基点左右。

汪涛认为,增加流动性的供给可以使得市场利率继续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位置,甚至进一步下行。其表示,流动性的投放有利于大规模的企业和政府债的发行,不需要财政赤字的直接货币化,即不需要央行直接购买政府债券,此外,利率的继续下行也可以降低融资成本。

汪涛指出,货币政策方面不仅要看给多少流动性,实际也是一个窗口指导或政策取向。比如,要银行加强支持实体经济,银行就会加大信贷的力度;在银行的坏账方面,目前其定义也会稍微宽松;同时,对于企业的还本付息也有延期、展期,这样银行等于把贷款的标准有所放松。

总体来看,瑞银判断,下半年的货币政策仍然会偏宽松,“比较难说具体用什么工具,我觉得会是一个组合拳,可能有时候是降准、有时候是再贷款、有时候用逆回购。”汪涛表示。

风险与挑战之下仍有机遇

除了经济面临下行的风险,汪涛认为,信贷支持会大幅上升下会带来今年宏观杠杆率上升。

据瑞银预测,今年非金融部门的债务(政府、企业和居民的债务)占GDP的比重会上升超过25个点。一方面是由于名义GDP增长大幅下行,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债务增长会加速。

当谈到中国金融风险会不会上升、尤其是包括一些中小银行会不会面临更大的困难时,汪涛表示,在债务上升的情况下,风险肯定是上升的,中小银行由于因为相对来说对中小企业借钱更多,而中小企业在本轮经济冲击之下肯定受的影响更大,所以面临更多的压力。

瑞银方面分析认为,短期来看,金融系统内的风险还是比较小,主要是中国的储蓄率仍然是非常的高,而且央行在一段时间内也会提供足够的流动性,中小银行可能今年也会有更多的注资,充实资本金有这样的一些措施。此外,中国还有相当大的储备,“我们的外债率不是很高,有很多储备,同时资本外流也得到了一定的管制,银行也是主要是国有的。”汪涛表示。

今年的债务风险或者说系统性金融风险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,“考虑到这些风险,政府对于刺激和大水漫灌还是比较谨慎,所以这次整个刺激的规模要远远小于08年、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。”汪涛称。

(编辑:于思洋)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按分类浏览
行业新闻 (60093) 国际动态 (59088)
商旅生涯 (58189) 贸易学院 (57959)
投资理财 (57576) 娱乐资讯 (57436)
 
点击排行